剑尖上突出一根近三尺的青芒

 新闻资讯     |      2020-06-08 12:56
上海南汇区一幢别墅里,正在几人端坐在大厅中。大厅正中坐着一位老头,老头看上去六七十岁,头发已经花白,脸上布满条条皱纹,鼻子较大,身材瘦小,身着一件短皮袄,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糟老头子,唯独与众不同的是此人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偶尔发出具有实质性的冷芒。他就是猎鹰组织的大当家李无为,一身异能达六级半,善长剑法。李无为旁边坐着的一人正是陶德权。大厅中还有三位年青人,都是身穿西装,脸露肃然之色。老头此时道:“陶兄做得不错,如此重要的文件当然应该提高价格,而且从对方的行动上来看,可能他们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说不定早就准备黑吃黑。对于你说的那位山本先生我查了一下,可能就是七十年前日本白狼会满州地区的负责人之一山本一郎。据我所知,当时此人心狠手辣,残暴不仁,喜欢以杀人为乐,犹其是美丽的少女。当时东三省几大世家就是被他带队灭的门。当时他的异能还不到六级,据你说的情况,现在他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八级以上,我想就是我们组织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另外,现在我们已是众敌之矢,到处是强敌环视,国安局也不会放过我们,稍有不慬就是全军覆灭的结局。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撤离大陆,方程式等到了国外再脱手也不迟。”陶德权点点头道:“李大哥说得对,我们必须尽快离开大陆,我始终觉得心里不踏实,感到大祸快要临头。我认为事不宜迟,今晚我们就离开上海!”“好,我们马上离开!”说着他对三名青年道:“你们三人下去准备一下。”“不把方程式交出来谁也别想走!”随着一声冷哼,山本一郎突然出现在房内。屋内众人大惊,李无为与陶德权在山本声音未落时就已经飞扑而上。李无为身在空中时手中就多出来一把短剑,那短剑长约一尺,看上去黑漆漆的,不知由什么做成,剑尖上突出一根近三尺的青芒。陶德权则对山本一郎非常畏惧,根本就不敢与他交锋,虽然身体扑在空中,却先发出三枚飞蝗石。山本一郎一挥手,那三颗飞蝗石顿时消失不见。一声轻响声,李无为去得快退得更快,刚与山本一郎一接触他就飞退回来。只感到这一剑犹如刺到一面硬墙上,那巨大的反震力差点使他手中的剑脱手而去。刚稳住身躯,李无为还没有来得及平息体内翻腾的气血,面前就出现了满天的掌印,那满天的掌印犹如一张大网封住了他四周的空间,然后向中间收缩过来。李无为大吃一惊,眼前之人的武功高得太过离谱,以他六级多的异能一招就落入下风。刹时,他知道眼前之人就是陶德权提到的山本一郎。大吼一声,李无为手中短剑顿时暴涨开来,刹时间他全身四周出现无数剑影,每一个剑影都迎上一个掌印。陶德权也紧紧跟上,双掌幻成一片掌影,配合着李无为向山本一郎猛攻而去。山本一郎大喝一声,平地犹如响起一声炸雷,首当其冲的李无为和陶德权被震得耳朵一阵轰鸣。在一怔之间,山本一郎的掌影已把两人圈住。一阵交接声,李无为与陶德权踉跄而退。房内另外三名青年回过神来,同时大吼一声,向山本一郎冲杀过来,到山本一郎面前时三人手中都握着一把短刀,那三把短刀分别攻向山本一郎的面门和胸腹三处。山本一郎本来想乘胜追击陶李二人,见状大怒,身影一晃,转眼消失在原地。那三名青年突然失去目标,顿时大惊,经验告诉他们敌人应该到了他们的身侧,连忙使出一招夜战八方护住全身要害。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三人只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冷哼,同时胸口一阵巨痛,然后都飞了起来,在空中就吐血而亡。李无为与陶德权也知道再战下去只有死亡一途,两人合作多年,几乎达到心意相通的境界,一瞬间就通过对方的眼神知道对方的意图,然后同时向山本一郎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刹那间刀光掌影充满整个房间,并伴随着阵阵雷鸣之声。陶德权与李无为可说是在不留余地进攻,两人都知道此时只有以攻为守,然后见机逃走,如果单纯地逃命,只有被山本一郎追上各个击破,最终也难逃一死。面对着陶德权与李无为不计生死的进攻,山本一郎一时间也只有采取守势,并且在慢慢后退。屋外传来一阵喊杀声,四名身着忍者服装的黑衣人在加腾正道的带领下,同猎鹰组织的二十多名成员激战在一起。猎鹰组织的成员先前刚发觉屋内情况不对,还没有来得及冲进房去,加腾正道等人已经冲到面前,一瞬间就被杀掉四五个,大惊下聚集在一起开始反击。加腾正道的武功虽然在陶德权与李无为之下,但却比那些猎鹰组织的成员高得多,只见他每挥一刀就有一个猎鹰组织的人惨叫着倒下去。而那四名忍者则组成一组阵式,两攻两守配合得天衣无缝,香港六合心水资料网每冲杀一次, 香港一码中平特就有几名猎鹰组织的人被杀。几个回合下来, 一码中平特资料猎鹰组织的成员只剩七八名在抵抗着加腾正道等人的进攻。这几名成员武功相对高一些,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大多数人都抵挡住了加腾正道一刀,不过,他们都被加腾正道的力道震得手臂发麻,血气翻腾,在加腾正道与四名忍者的攻击下已是守多攻少,可想最终也逃不掉败亡的命运。李无为与陶德权此时虽然在主攻,但心中却暗暗叫苦。山本一郎的级数高出他们近两层,两人中任何一人在他手可能走不出十招。虽然两人联手可多支持一阵,但最多也超不过五十招,这还是由于两人多年共事,相互配合无间,联手下威力倍增,换作另外两人最多只能走出三十招。此时两人看起来虽然大占上风,其实每攻出一招都是被动出击。山本一郎两手幻成一片掌印,犹如一面坚实的厚墙,可说是密不透风,无论他们两人如何进攻都是劳而无功,反而被山本一郎那雄厚的内力震得双臂发麻、血气翻腾。三十多招后,李无为与陶德权的攻势慢了下来。山本一郎突然大喝一声,满天掌影顿时消失不见,然后出现了两个涨大了近两倍的手掌,一掌劈向李无为刺来的一剑,另一掌迎向陶德权击来的手掌。李无为与陶德权可不敢硬接山本一郎的双掌,身躯在空中一扭,一左一右向侧而闪过去。山本一郎冷哼一声,突然大喝一声,双手一收,在身前呈抱月状,在身前一旋,刹时间房内空间为之一顿。李无为与陶德权顿时感到身体周围的空气变得有点凝固,使他俩犹如陷入一个泥潭中,并且四周的压力越来越大,致使身体在一瞬间跟着顿了一下。“空间壁障!”两人顿时大惊,因为空间壁障是一种高深的武功,一般要有八级以上的异能者才能使出来,使出来后会使一定范围内的时空扭曲,停顿,而使用者在这范围内却不受影响。试想在那一瞬间一方行动慢下来,而另一方却行动自如,那结局可想而知。不过,空间壁障也有一定的缺陷,那就是极耗内力,一般情况下,就是达到八级异能者使出的时间也只有那么短暂一瞬间。此地虽然不是闹市区,但也处于城内,双方虽然都不想引来外界人的注意,但有几名躲在暗中的猎鹰组织成员此时为了保命开始使用枪支,外时已是枪声大作,新闻资讯可想不久警察就会到来。山本一郎虽然不怕那些警察,但也不想面对面与中国政府为敌,毕竟中华大地藏龙卧虎,高手比比皆是,有些人的异能并不在他之下,如果遇到他也不敢轻言取胜。为了尽快解决李无为与陶德权,所以他不得不使了极耗内力的空间壁障。空间壁障使出,李无为与陶德权顿时都感到不妙,因为此他俩身躯突然停顿下来,眼睁睁看着山本一郎一掌击过来,虽然想躲,但身体却不听大脑的指挥。眼见山本一郎两掌分击向自己,两人心中大急,同时急运内力,以希望在山本一郎击中他们之前挣脱空间壁障。在山本一郎的掌心击中李无为与陶德权前胸时两人终于挣脱了空间壁障。同中大吼一声,李无为与陶德权的身体向后仰去,尽量把山本一郎这一掌的伤害降到最低。两声闷哼声。李无为与陶德权如雷重击,踉跄而退,嘴角渍离一丝血迹。山本一郎此时也暗叫可惜,没想到面前两人武功如此高强,使出空间壁障也只是使二人受伤,大怒下,低喝一声,双手在空中一抓,四周的能量顿时涌入他的体内。李无为与陶德权此时已是惊恐莫名,在他们的印象中还从没有遇到过山本一郎这么利害的对手,以两人联手之势也处处受制,本来以为凭自己两人的武功在短时间可以使山本一郎疲于应付,自己两人就可以趁势逃走。没想到那家伙强得离谱,在两人毫无保留的攻击下有攻有守,只退了几步就使自己两人受伤,再战下去真不可想象。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骇,一瞬间就知道对方的想法,反方向朝最近的窗户扑去。山本一郎一见两人的动作就知道他们要逃,手中能量球脱手而出。当李无为与陶德权刚射出大厅时,两个能量球已如闪电般来到他俩身后。李无为与陶德权此时也顾不得透支内力,同时大喝一声,各自反身击向身后的能量球。两声闷哼声,李无为与陶德权犹如继了线的风筝般栽了下去。不过,李无为与陶德权此时可顾不了伤势,两人一载上地面就以最狼狈的懒驴打滚招式化解了一部份力道,然后一跃而起,向别墅外飞逃而去。山本一郎此时也暗恨不已,那李无为与陶德权太过狡猾,逃走时方向不同,他一人也分身术乏。略一思量,山本一郎就把目标定在李无为身上,因为他是猎鹰组织的头,导弹方程式在他身上的机会当然要大些。当然最好是把两人都留下来。山本一郎身影一晃,已来到大厅外。大厅外的战斗也快结束,此时大厅外园已没有人拼斗,猎鹰组织的人在开始使枪后就向暗处躲去。不过,他们的运气很不好,那些日本忍者最善长的就是在黑暗中猎杀对手。随后加腾正道与四名忍者也消失不见,然后在黑暗中不停有猎鹰组织成员的惨叫声。山本一郎身影刚落到地面又腾空而起,由空中向李无为追去。李无为刚逃出两百多米就被山本一郎追上。此时他也知道今晚已是凶多吉少,那个山本一郎的武功根本就不是他能对抗的,刚才他与陶德权联手也被打得狼狈不堪,现在只剩他一人,结局就是逃也逃不掉。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方程式在陶德权身上,既然是死路一条,他也绝不会让那些日本人好过。想到这里,李无为反身向山本一郎扑过去。见李无为反身扑来,山本一郎并不意外,此时李无为正确的办法也只有反身进攻。李无为知道今晚无法幸免,反而激发出斗志,手中短剑发出近两尺的青芒,每一都是毫无保留地向山本一郎猛攻过去。面对李无为疯狂的反击,山本一郎一时也无法把他收拾下来,只能见招拆招,一边等待机会。当李无为连攻了十多招时,山本一郎终于看准了一个机会,在他由于猛攻而门户大开时一闪到了李无为面前一掌击出。虽然山本一郎这一掌看起来轻飘飘地毫无力道,但李无为却知道如果挨上绝不会好受。不过此时他也不敢退缩,心中唯一想到的就是缠住山本一郎,好让陶德权逃走,对他来说,现在只有让陶德权逃走他的牺牲才会有价值。当陶德权回来时就准备把方程式交给他,他则没有要,认为如果在危急时敌人一般都会追他,到时陶德权就可以逃走。果然这种情况出现了,既然那些日本人要赶尽杀绝,他也绝不会让他们如意。李无为在空中大喝一声,短剑剑芒顿时又爆涨半尺,根本不管山本一郎这一掌,一招力劈华山向山本一郎当头劈下,那短剑在空中发出呼啸声,使四周的空气为之一凝,无穷的能量向短剑聚集,到山本一郎头顶时本来青色的剑芒已经变成青白色。面对着李无为这毫无保留的一剑,山本一郎也不敢轻视,冷哼一声,一掌击出。“轰!”的一声巨响,以李无为和山本一郎为中心爆炸开来,五丈内的空气跟着翻腾不已,形成一股狂风向四周飞旋出去。爆炸声中,李无为闷哼一声,整个人倒飞而出,掉下地面又连退了四五步,每退一步脚下就出现一个深达一寸的脚印,当停下后连忙吐出一口鲜血以平息身内翻腾的血气。山本一郎的身体也摇了摇,不过一摇即定。山本一郎冷冷看着三米外的李无为道:“把方程式交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李无为默默调息了一下,忍不住暗叹一声,此时他的内力还剩下不到三成,而且受了极重的内伤,根本就没有战斗力。而山本一郎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变化,可想他的战斗力依然没有降低。虽然暗惊山本一郎的武功高强,但李无为依然无畏,因为他非常清楚日本人的本性,在他们的力量强过你时根本就不会讲什么信用、公理,他们天生就带着野兽的基因,对面前这个家伙绝不能有半点侥幸,战死,致少有一定的尊严,虽然像他这样的卖国贼并没有什么尊严。投降,只能是连一点尊严都没有地死去。李无为冷笑一声道:“方程式就在我这里,有种你自己来拿!”说着开始聚集内力,准备最后给山本一郎一击。山本一郎把李无为上下看了一眼,突然恍然道:“原来方程式不在你这里,不过,捉住你不怕陶德权不来交换。”说着身影一晃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山本一郎已出现在李无为的面前。李无为此时也知道无法幸免,大喝一声,反手一剑插入自己前胸膻中穴,刹时间他的体内发出一阵闷雷声。刚以瞬间移动来到李无为身前的山本一郎大惊,没想到李无为为了不被活捉,竟用自残的方法聚集能量,准备与他同归于尽。李无为这一招在异能界非常普遍,当异能达到一定等级时都能运用自爆来与敌人同归于尽。由于此招是使用者集聚全身能量在一瞬间暴发出来,那威力就相当于一颗重型炸弹爆炸,往往武功比使用者高的敌人也会被这一招消灭或击伤,当然这要看两人间武功相差的等级和当时的情况。而使用者的结局则是血肉横飞,根本就找不到半块完整的肉。面对满天含着能量的血肉,山本一郎也不敢轻视,在一瞬间,山本一郎就判断出当前的形势,知道退避已经来不及。大喝一声,山本一郎的身体在原地急旋起来,身体四周出现了无数个掌印,那些掌印在下一刻变成一面密不透风的墙,满天的血肉全部射在这面墙上,发出辟辟啪啪的脆响声。脆响声后,李无为已经消失不见。山本一郎在空中一个倒翻,落地后身体摇了摇,面色显得有点苍白,不过一瞬间就恢复如常。远处传来警报声,山本一郎也不想正面与中国政府冲突,凝神搜索一番,然后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原标题:灵璧加快城乡重点项目建设

,,黄大仙一码期期免费大公开